血液暨腫瘤科

乳癌一定要化學治療嗎?

蔡承志醫師 3101    
TAGS

認識乳癌
  乳癌是一種從乳腺的上皮細胞或小葉長出的惡性腫瘤,其癌細胞生長失去控制,因而侵入、破壞鄰近的組織及器官,或經血液、淋巴系統轉移到其他器官。根據國民健康署2019年的癌症登記報告,乳癌位居女性惡性腫瘤發生率的第1位,占全部惡性腫瘤死亡人數的5.24%。根據乳癌的大小以及淋巴結的轉移,我們可以將乳癌分成四期。在以往認為的癌症第四期所謂的末期被認為是不治之症,但隨著醫學科技的進步,有些乳癌是可以透過服用口服荷爾蒙以及標靶藥物獲得平均兩年的控制。

圖一:乳癌約略分成四種亞型

  乳癌透過基因表達譜,可大致將乳癌分成四種類型。管腔細胞A型、管腔細胞B型、基底細胞型、Her2過度表現型。其中管腔細胞A型及B1型腫瘤細胞會表現雌激素、黃體素受體,而不表現Her2受體。受體是一種存在於細胞內或細胞上的蛋白質,可附著於血液中的特定物質上。在我們血液中有雌激素及黃體素,它可透過腫瘤上的雌激素、黃體素受體,促進管腔細胞A型及B1型癌細胞生長。在轉移性第四期的乳癌中,如果為管腔細胞A型及B1型,且腫瘤轉移的情況尚不至於造成立即嚴重的內臟失能,則可使用標靶藥物加上荷爾蒙抑制藥物來做治療。此標靶藥物名為CDK4/6抑制劑。目前在台灣通過健保給付在此情況的有兩種,愛乳適(Ibrance)、擊癌利(Kisqali)。透過CDK4/6抑制劑加上抗荷爾蒙藥物的治療,不論是哪種CDK4/6抑制劑的搭配下,平均都能獲得約兩年的疾病不進展存活期,意即使用此治療一半的患者中,病情能獲得至少兩年的控制。
 

圖二:抗荷爾蒙藥物及CDK4/6抑制劑之治療機轉
右圖調整於ESMO Open 2019;3:e000368. 

CDK4/6抑制劑有什麼樣的副作用呢?
  CDK4/6抑制劑主要會造成白血球降低,當白血球降低時,患者較易受到感染。然而此種白血球降低的狀況,相較於化學治療較快恢復。透過幾次的回診調整藥量,就能大幅降低白血球下降的風險,而能在安全的使用下獲得疾病控制的好處。另還有嘴破、疲倦、噁心等副作用,但大部分的病患都屬輕微。


案例分享
一位60歲婦人,去年在本院經切片診斷為管腔細胞B1型之乳癌,經電腦斷層檢查後發現已有肺部及骨頭之轉移。經三個月的CDK4/6抑制劑愛乳適(Ibrance)及抗荷爾蒙藥物復乳納(Femara)治療,肺部的轉移病灶近乎消失不見。
  

圖三:紅箭頭所指為肺部轉移病灶,左圖為治療前,右圖為經愛乳適(Ibrance)及抗荷爾蒙藥物復乳納(Femara)治療後三個月。


CDK4/6抑制劑捷癌寧(Verzenio)作為術後輔助治療
  在近期的研究中發現,若早期乳癌病患為管腔細胞A型或B1型,若帶有復發風險因子如腫瘤大於等於五公分、分化第三級、淋巴結轉移等,經手術切除後,也可以考慮在後續荷爾蒙抑制治療中加入為期兩年的CDK4/6抑制劑捷癌寧(Verzenio),以減少疾病的復發率。在此研究收案中,也有少數是術後無接受化療的個案。如果高齡的長者在管腔細胞A型或B1型的情況下卻帶有復發風險因子,如果很排斥化療的話,使用捷癌寧(Verzenio)加上荷爾蒙治療也是一種選擇,但此情況用藥全民健保尚未給付。 


結語
  隨著醫療進步,某些第四期的癌症不再像以前所說的絕症一般。如同管腔細胞A型及B1型乳癌,好似高血壓、糖尿病一樣,變成了慢性病在控制。但礙於過去對癌症的印象,以及對化學治療的懼怕,使得有些人甚至不敢及早診斷,而錯失治療良機。因此,在這裡也想鼓勵大家,每年許多的醫師及科學家都為了癌症而努力,總有新的進步利益許多患者。及早發現及早治療才能將疾病做最好的控制,並有機會受惠於最新的醫療。